艺术@事件

还有一个月,文化产权交易所在政策层面将逐渐明晰。届时,相关文件也会陆续出台,为这一中国文化产权金融化的实验在具体执行上提供政策依据。

“文交所”经历了“先扶持,后监管”的命运,但这不是单纯的交易所违规,而是十余年来艺术市场各种问题的集中爆发,或者说是中国在市场经济的改革步伐中所积累的新问题在艺术市场的一次集中爆发。

政府监管的政策是严厉的,但面对机遇,以及未来仍然充满的不确定性,监管层、执行层都处于一种“火中取栗”的尴尬境地中,而大多数讨论依然偏于理论化。但聊以欣慰的是,许多文交所仍在做出各种尝试,并承受批评。路还是要走,《证券日报》艺术与投资周刊联合北京德美艺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就“文交所”在当前的政策转向中该向何处去邀请业内人士展开了相应的讨论。

孟海东 (北京市文化发展中心主任)

靠政策优惠并非长远之计

政府发展文化产业的决心是显而易见的,但我们不要只看到政策扶持的一面,更重要的是意识到政府的文化体制改革意图。

国家对于文交所的整顿,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举动。白庚延的作品通过文交所交易之后已经达到上亿元的价格,这个发展速度是不理性、不切实际的,其结果必然引起文化产业市场的混乱,政府必然进行干预。

文交所事件实际上引发了政府的思考,即无固定借鉴模式的情况下发展文化产业,单靠政策优惠、资金扶持并非长远之计,重要的是建立、完善有利于文化产业发展的制度体系,不是简单地奖励和制裁。

文交所整顿仅仅是文化产业制度改革的开始,接下来政府会针对更多的问题出台管理制度,这些问题都是文化产业的基础性问题,比如艺术品评估体系、艺术品保险体系、艺术经纪人资质的认定体系、艺术基金的管理制度等等。

此外,接下来的一个重要改革趋势之一就是协调艺术产业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的关系、比重。政府已经初步意识到,虽然拍卖行已经把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推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但艺术品市场的健康发展,首先不在于作为拍卖行的二级市场。

在基础制度和一级市场不完善的前提下兴起的二级市场,存在着假拍、虚估等一些列问题。北京市政府已经成立画廊协会,归属北京市文化局的领导之下,实际上主要意图是健全以画廊为代表的一级市场。

张子康 (今日美术馆馆长)

政府介入利于收藏观形成

国家的重视对文化产业是件好事,大量资金的进入有利于文化行业的繁荣。特别是当代艺术领域,在此之前这个领域内的资金多为民营资本,缺乏国家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国家介入后会促进这个行业的繁荣,吸引更多的人才进入这个领域,从而推动创作的更加繁荣。同时,这也有利于国际艺术家的作品进入中国。当中国好的艺术作品没有那么多,资金又很庞大时就会买一些世界级艺术作品中国目前非常缺乏对世界各门类最好艺术作品的收藏,但在全世界大美术馆、博物馆里我们能看到世界各国的作品。

此外,政府的介入为国人真正收藏观的形成带来了希望。在当下的中国大多数人对艺术的热忱只是消费与投资,并不是真正地收藏。中央美院的皮力曾经对中国的收藏人群做过调查,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70% 是国际大机构,只有少数的中国大藏家介入其中。而占中国艺术市场主流的古玩、字画,他们大多数人选择的艺术品也往往是具有身份和体制内职位的艺术家,因为他们购买的目的是为了送礼,并不是收藏。

但国家进入后,一方面会稳定人心,使得他们不会那么急于买卖。另一方面,国家的承认也加强了他们对艺术价值的信心。

12 下一页»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