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画资讯/

1956年9月,我考入版画系一年级。 当时,谭全书是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四年级的学生。 入学前,我从事美术工作8年,但从未接受过正规的专业培训。 当我第一次看到附中一年级学生在学校U型楼的走廊里长时间的作业和色彩写生练习时,我感到很震惊。 那些标准化、精心制作的作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次年,谭全书考入版画系,1962年毕业,分配到附中任教。 李华先生、吴必团先生相继退休后,我们共同组织版画系的教学工作。 经过近40年从同学到同事的经历,我是对谭全书的思想和艺术观点、绘画和性格比较了解的人之一。 下面我就从个人角度谈谈我对谭全书的一些理解。

从“基础素养”塑造自己

谭全书自幼热爱艺术。 1952年第一幅作品参加北京青年美术创作比赛并获奖。 1953年考入美术学院附中。 当时的中国艺术教育正处于探索和建立正式教学标准的时期。 尤其是附中,喊得最响亮的口号就是培养“画家的童年”。 谭全书赶上了好年景,一进入附中就开始进入严格的艺术训练计划。 当时,附中在基础教学上基本沿袭了俄罗斯、苏联的优秀传统,进行长期的功课训练,深入描绘和表现物体,从而练就了优秀的绘画基础功。 在深入生活和创作实践方面,也吸收了解放区优秀的艺术传统,让学生对艺术与现实、基础训练与创作等有更全面的认识。附中也非常重视重视文化课、理论课、体育课等,使学生获得相对全面的知识、修养和技能训练。 一群艺术界的后起之秀在活跃、充实的艺术氛围中茁壮成长。 他们最能适应严格艰苦的课堂训练的生活方式。 他们的头脑极其活跃、敏锐,勇于接受新事物。 教室里、宿舍里、图书馆里、走廊里、操场上,随处可见、听到他们谈论生活、批判艺术。 谭全书自然是主动者之一。 他带着艺术学徒最基本、最优秀的素质和对艺术的爱好的仰慕进入了大学。

从中学到大学是学生职业生涯的重要转折点。 大学学习应树立专业意识,以专业为轴心,以适应各学科的培养,逐步建立个人的艺术追求。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很快意识到这一点,人们走弯路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谭全书几乎有先见之明。 他一开始就识别了木刻版画,并用它们来规划自己五年的大学生活。 他的素描在各方面都经过了严格的训练,大概从大学二年级起,他就开始有意识地探索并转型为版画、素描。 强调形状和结构,强调形象的感觉和表达,强调线条造型和黑色语言,这种鲜明的个性特征在当时相对规范的教学氛围中仍然非常明显。 他的色彩作品成果并不突出,但画面的丰富性和力度让人感觉是在用版画的眼睛观察和处理色彩语言。 他的素描非常优美,造型完整,形象生动,线条流畅。 他不注重外表的变化,而是注重内在身体的韵律美。 他对于捕捉生活情趣、组织画面结构都游刃有余。 正是因为他以写生为手段,培养了观察生活、表现生活的基本功,为他的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对于一个版画家的成长来说确实很重要,在这一点上他是李华先生当之无愧的忠实弟子。 在专业课程上,他不仅掌握了木刻,还掌握了黑白木刻,这是木刻艺术的基础。 从这一点来说,他绝对是一个不调皮的好学生。 从处理版面、绘图、装版、雕刻、拓印,他都严格按照老师要求的程序进行。 不仅课堂上如此,他的大部分业余时间也都花在了木刻上。 夜深人静的时候,版画系教室里只要有灯光,谭全书就会在书桌前雕刻木刻。 他雕刻木刻好几年了,就像一尊雕像,将长久留在同学们的记忆中。 他的爱好是运动,从附中到大学一直是学校篮球队的队员。 他爱好读书,博览国内外古今。 巴尔扎克、罗曼·罗兰、李白、杜甫、曹雪芹、巴金、茅盾、鲁迅等文学巨匠创造的艺术精髓,是丰富他文学艺术素养的广阔沃土。 大学生活主要是为一个艺术家准备各方面的条件。 那时的谭全书思路清晰,目标明确,脚步坚定,一步步走过了人生中这一影响深远的里程碑。

创意事业

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期间,谭全书的《长城小学》、《草原车站》等黑白木刻作品在多家报刊发表。 他以年轻版画家的身份首次进入艺术界,并引起了专家的关注。 同时还参加了“中日版画家联展”、“北京-莫斯科版画家联展”、“法国世界学生节艺术展”等。毕业作品《黑白草原》受到版画界的好评,决定了作者以草原为创作中心的意图。 30年来,他多次到内蒙古草原体验生活。 在他的作品中,牧民、马、羊的形象一次次出现,他从各个方面热情歌颂了蒙古族牧民的精神面貌和生活,其中不乏优秀的牧民。 作品《铁壁》、《奔马》、《雄鹰》、《青涩》、《养育》、《坚强》等参加全国各地各类版画展览和全国美展,并足迹遍布全国各地。日本、美国、英国、法国。 曾在江苏、瑞士、拉美等国家展出。 多件作品被日本、英国、中国美术馆及国内部分省市收藏。 作品《萨罕妇女》、《红鬃马》、《木刻藏书票》在国内各大展览中荣获金奖和优秀创作奖。 谭全书在创作过程中始终坚持现实主义原则,追求时代性、民族性、个性的统一。 他的作品总是以感情为灵感,流露真情,注重思想和精神的内涵,充满生机,节奏明快。 坚强,形成了他扎实的艺术风格。

20世纪80年代以来,谭全书的绘画风格发生了变化。 许多图片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着力表达作者的内心意象、审美理想和现代意识。 比如《神女》(1981)中飞翔的蒙古姑娘和奔腾的骏马; 《夏夜》(1986)中仰望星空、飞翔的巨人和绿叶的女孩; 《秋风》(1988)《舞女与水果》中美丽的头发; 《西域之星》(1989)中,一群佛像在天空中凝结成一颗巨大的陨石,下面是西域大地和古城遗址; 《万世依恋》(1990)描绘了一个醉酒闭目的新疆男子。 女孩的形象和服饰,构成了喀喇昆仑山脉的壮丽景观; 在《讲述历史》(1992)中,一尊佛像矗立在西域大地上,不断诉说着,骆驼队在远处的沙漠中坚守。 锐意进取。 像谭全书这样的中年艺术家,不断地创作、更新自己的艺术语言,意味着修养和经验的升华。 面对时代潮流,勇往直前,体现了艺术家的生命力。

谭全书非常重视版画语言的探索; 他不断追求其纯粹的表达,并专攻木刻黑白和刀法的研究。 无论是黑白灰的形式构图,还是各种刀法的综合运用,他在同时代人中都名列前茅。 最杰出的之一。 他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很强的前沿性。 组织严密,黑白清晰,对比强烈,形成古朴、庄严、有力的艺术风格。 充满韵律美的线条组合和娴熟自由的刀法组合,在黑白木刻的艺术语言中充满了审美欣赏价值。

谭全书对印刷藏书票的创作和研究有着独特的见解。 创作了大量具有民族特色的木刻、彩绘藏书票作品。 曾参加第21届、第22届、第23届世界藏书票展览会及历届全国藏书票展览会,并获得高奖。 评估。

勤劳的园丁

1962年至文革前,谭全书在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教授基础课和版画课。 期间,他不仅雕刻了大量木刻作品,还坚持和其他老师一起画大量习题,从两个方面奠定了教学基本功。 记得1978年他带领工农兵学生开学时,虽然已经10年没有用过刀笔,但他却刻下了一幅场面大、层次多、内容丰富的麦收画。一举一动都非常考究。 三角刀让他发挥了自己的技能。 ,堪称剑术典范。

文革结束后,教学秩序恢复正常。 谭全书首先担任李华教授的助理。 1978年被聘为研究生和留学生导师。 1984年任木刻工作室主任。 1986年任版画系教研室主任。 1988年任教研室副主任。 在此期间,他致力于木刻艺术、版画创作的教学研究和创新实验。 还撰写版画教学论文,发表在《木刻版画的制作与实践》、《木刻教学的发展》、《木刻作品中的人体之美》、《浅谈》等专业刊物上。拓印与纸张》、《版画技法》、《他们用真情发现》、《中国丝网印刷的兴起》等,最具代表性的是他的专着《新版木刻教程》(湖南出版)美术出版社,1984)。 本书是作者多年向前任教师学习的结晶,总结了自己在教学实践中的独到见解,并上升到了规则的层面。 因此被誉为创建了中国木刻技法教学新体系,畅销海内外。

谭全书在木刻教学中系统阐述了中国传统版画与欧洲木刻的历史沿革、木刻创作的特点、木刻中的光线处理、线条变化处理、黑白变换意识、刀法的情感表达、处理等。的空间和质感。 、综合艺术处理、刀组织规则、木刻制作流程、构图与构图在木刻中的应用等,从理论和实践方面得出了全面、科学的结论,并已应用于版画系木刻教学中很多年。 一次又一次的证明,它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其木刻教学的核心内容是一套从造型语言、专业语言到艺术语言的转化训练过程。 它是专业素质训练的全面提升,包含了各个艺术领域的各种要素,为专业语言的理解和理解提供了基础。 锤炼为从专业语言到创意语言的过渡和运用架起了一座桥梁。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木刻专业教学始终保持全国领先地位。 李华先生执教数十年,建立了中国版画教学体系。 谭全书先生退休后,接过接力棒,继续完善这项历史任务,并且做得非常出色。

谭全书是版画教学领域一位积极进取、勤奋的园丁。 他从宏观到微观不断提出一些新的思想和研究课题。 前些年,当很多人热衷于西方现代艺术的时候,他从1986年开始,不断前往山东、河南、河北等地考察中国传统版画和民间年画,走访了许多作坊和老艺术家,学习了传统版画的许多方面。 独特且即将失传的制作工艺,认真研究了传统版画在雕刻和艺术造诣上的精巧程度。

明确指出,中国现代木刻的发展应该:一方面要学习西方经验,另一方面要注重对传统的继承,这样才能独立于世界。木刻场景。 他聘请河北武强大师到版画系学习、传授技艺。 他不断地将考察中国传统版画和民间年画的研究成果融入到教学实践中,创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木刻艺术。 具有艺术性和独特性。

为了版画事业

中国新兴版画运动健康繁荣发展至今,与一大批资深版画家长期从事版画组织工作密不可分。 其中,李华先生是全体莘莘学子学习的榜样。 近10年来,谭全书除了教学、创作、研究外,还担任版画系行政领导,还做其他社会工作,参加各种学术和外事活动。 1982年起兼任木刻杂志《经草》专栏作家。 1985年兼任《艺术导刊》木刻部主任。 1992年兼任《中国版画》编委。 1986年,中国版画家协会召开第二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聘谭全书为副秘书长兼会员工作部主任。 近年来,参与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版画展、第一届、第二届中国工业版画展、“京台版画展”等重大展览的组织工作,担任评委、组委会委员。 他经常接待各地来访的作家,并与当地的版画组织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他处理好每一个细节,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所有这一切都是他在业余时间免费完成的。 在这些层出不穷的社会作品中,在各种学术研讨会上,在他近年来撰写的文章中,都体现了谭全书默默无闻、对中国版画事业的无私奉献。 他坚定不移地继承和践行新兴版画的光荣传统,同时努力探索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现代版画拓展的新途径。 在版画界新旧更替的历史关头,谭全书发挥了承前启后的关键作用。 他爱憎分明,工作勤奋,不争名利,与同志团结一致,马不停蹄地为共建版画事业的历史使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谭全书的版画创作》一文发表于《艺术研究》1993年第3期)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