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是我国最古老的名贵花卉。中华梅文化,博大精深。梅花精神,就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

(一)

梅花,从达官贵人,到布衣百姓,几乎都深爱有加。每当春来,梅花盛开,红的如朵朵朝霞,白的如片片飘雪,绿的青翠欲滴,黄的金灿夺目,真是五彩溢大地,幽香漫天穹,整个世界一片春意,那是“东风第一枝”,春落梅枝头,催了万物苏醒,使大地生机勃勃。

梅花,报春道喜,给我们展现之极至,那“情人梅”、“美人梅”等,尽向我们赧然微笑,沁人以暗香,激人以柔情,动人以艳容,谁不为之感叹!

梅花,我们每每欣赏,就不禁想起那隋代大文人赵师雄。他在罗浮山醉躺月下,美梦浮现:一位其貌艳绝的女子,飘飘然而来。啊,醒来的他,才觉察自己是卧在一棵梅树下。从此“梅花仙子”的传说,自古以来在巍巍中华大地流传开来。她,“梅花仙子”,是梅花之化身,美哉!

(二)

梅花,每当冬至,她凌寒傲霜,在冰中育蕾,在雪中开花。她坚毅顽强,不屈不挠,独步早春。她高尚的情操,战斗的精神和“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品质、胸怀,她“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的献身信念,不正是中华民族所具有的吗?从陈胜吴广起义,到洪秀全太平天国;从孙中山辛亥,到共和国在浴火中诞生;从新义到社会主义建设,涌现了无数的中华优秀儿女,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他们赴汤蹈火、勇往直前、舍生取义,这,不正是梅花精神所在吗?

如果我们具备了梅花精神、力量、品质与信念,那我们在学习上、劳动上、工作上、生活上、事业上等等,就能克服艰难险阻,排除一切障碍,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就能勇往直前,取得一个又一个辉煌。抗寒斗雪,披荆斩棘,无往而不胜,

时至改革开放,历史巨轮隆隆向前,国际上和平、发展的潮流滚滚滔滔;在跨入新时代的今天,中华民族与世界各国人民一起,正沿着“一带一路”光明大道,高举友谊、团结、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大旗,向着正义、真理和幸福生活在同一地球上实现的宏伟目标奋勇前进……这,不正是梅花精神吗?

(三)

梅花,位列群芳之首,她集香色德于一身。其德有四:一日初生蕊为“元”,即敢为人先;二开花为“亨”,即为人通达;三结子为“利”,即方便他人:四成熟为“贞”,即信念坚定。人若具梅之四德,必广受欢迎。

历代骚人墨客、仁人志士、首脑政要多借梅以写之、咏之、唱之、书之、画之,作者成千上万,梅作洋洋大观,为我们留下了珍稀的梅文化遗产。

早在南朝梁名家张僧繇、五代徐熙就画梅。宋代名僧仲仁、杨补之、宋徽宗、杨无咎、马麟、赵孟坚、马远、梁楷等,虽各有专长,人物、山水、花鸟均所涉足,但他们无不爱画梅,将宋代推向画梅鼎盛期,使画梅独立成科。

至元代,承袭大宋,画梅成风,那王冕、吴镇等均是爱梅、画梅名士。就是那赫赫有名的书家画师赵盂頫、倪赞等也画起梅来,且有佳作传世。

到了明清,还是涌现了不少画梅名家。明有王谦、沈周、陈洪绶、徐谓、唐寅、陈淳,清有石涛、八大、金农、高翔、罗聘、汪士慎等等,均可称之为画梅高手。到了清末,虚谷、赵之谦、蒲华等,特别是吴昌硕大师出现,其梅作,犹如一道道亮光划破了略嫌冷寂的画坛。

梅花,不仅是历代画家描绘的对象,也是古今名家吟咏的题材,他们写了一首首烩炙人口的诗词歌赋联,赞梅之精神,颂梅之品格,歌梅之气节,扬梅之风韵,唐孟浩然、王维、李白、杜甫、韩愈、白居易、柳宗元、元稹,宋范仲淹、欧阳修、苏轼、杨万里、辛弃疾,明祝允明、唐寅、文征明、徐渭、徐霞客,清恽寿平、高凤翰、秋瑾、高其佩、华喦、曹雪芹、黄慎、袁枚、左宗棠、黄遵宪、赵之谦、秋瑾、龚自珍、王国维、严复、何绍基等等,都对梅情有独钟,留下许多诗文,证明中华民族的贤达才俊与梅文化的血缘。

(四)

梅花,其果可食,其花可赏,在物质上精神上皆能给人以享受。

梅花,可分为果梅与花梅两大类。

果梅有青梅、白梅、花梅、乌梅等。果梅可食,她有着不可忽视的经济价值。早在殷商时代,中原地区人民,即以梅代醋,煨煮羹汤,供人食用;还以梅做成祭品,以祭祀先祖,不忘恩泽。

花梅种类多,有400余品种,专供人观赏。按其生长姿态分,有直脚梅类、杏梅类、照水梅类、龙游梅类:按花型花色分,有宫粉型、红梅型、玉蝶型、朱砂型和绿萼型等。其中宫粉型梅最为普遍,品种最多。

红梅型与宫粉型之梅,呈红红火火、喜气洋洋状,故国人多喜爱,以显盛世荣华富贵。玉蝶型梅晶莹剔透,别有风韵。绿萼型梅香味浓郁,为世少有。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