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画投稿_版画信息_版画资讯/

治沙英雄王有德(油画)曹子杰汴京马良玉

版画信息_版画资讯_版画投稿/

美丽中国——塞罕坝(油画)孔亮

版画投稿_版画资讯_版画信息/

执着·巴布煞(国画)刘少宁

版画信息_版画投稿_版画资讯/

绿色长城(国画·细部)安玉民、王永新、石峰等人集体创作

近日,在内蒙古召开的加强荒漠化综合治理和推进“三北”等重点生态工程建设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出号召:“勇于担当,不畏艰难,长期努力,努力开创我国荒漠化防治新时代。” 从千里风沙线到“地球绿丝带”,历时45年、造林超过3174万公顷的“三北”工程被誉为“中国最好的生态工程”多年来,美术工作者不断深入“三北”地区写生,利用多维度视角、多样形式,描绘中国绿色发展的动人诗篇,共同建设美丽中国。

追踪绿色卷轴

6月17日是第29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 我国是世界上土地沙化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沙化土地主要分布在“三北”地区。 如今,“绿色长城”矗立在这片东西绵延4400多公里、横跨1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沙带上,成为艺术工作者表达新气象的灵感源泉。次。

雄伟辽阔的内蒙古是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 十年来,内蒙古植树造林、种草、荒漠化防治取得显著成效。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内蒙古自治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组织实施的百米长国画长卷《绿色长城》全景展示了内蒙古12个盟市的芳草茂盛、森林茂盛、水草丰美。 美丽而肥沃的土壤。 这幅长卷汇聚了众多美术工作者的心血,以绿色长城的多种面貌表现了新时代内蒙古生态文明建设的丰硕成果。

河北省塞罕坝林场是“三北”工程建设的重要地区。 塞罕坝荒地变森林的奇迹成为近年来题材艺术创作的重要课题。 谭志群的油画《美丽的塞罕坝》入选“筑梦——我们的新时代美术摄影展”。 这是在现场写生的基础上的艺术提炼和情感升华。 作者用鸟瞰的方式展开了美丽的绿色风景。 画面左侧,一条清澈的河流蜿蜒向前; 画面右侧,一群白雁在绿野中翱翔; 远处,茂密的森林继续延伸,风力发电机矗立在山顶。 画面充满生机和活力。 孔亮的油画《美丽中国·塞罕坝》构图也是以鸟瞰方式处理,以塞罕坝林场和塞罕塔为视觉中心。 郁郁葱葱的绿化使意境更加深邃。 翁凯旋的油画《沧桑——塞罕坝的前世今生》以三联画的形式,在新旧对比中构建出一条时空长廊,描绘了塞罕坝的时代变迁。

每件艺术作品都以写实的书写和情感的表达,歌颂新中国荒漠化防治的奇迹,展现中国时代的美好画卷。

镌刻“三北精神”

“三北”工程的背后是一段感人至深的英雄故事。 宁夏“治沙英雄”王有德、甘肃八布沙林场“六老”……无数普通造林人用自己的中小成绩积累了长远效益,成为荒漠化防治的模范人物,也成为艺术家们努力塑造的英雄形象。

雕塑家充分发挥了塑造心灵的艺术特色,通过英雄雕像凝聚了治沙人民的精神品格。 例如,鲍海宁的雕塑《治沙英雄——王有德》和岳森的雕塑《治沙英雄——石光银》都采用一般的艺术手法,塑造了手持铁锹、面带微笑、站在沙丘上的主人公。 简单的图像。 他们坚定的目光望向远方,寓意着他们充满信念和理想。 彭汉勤的雕塑作品《绿色梦想家》以浪漫的手法表现了石广印在森林中行走的情景。 它不仅是现实的呈现,更是对未来的向往。

画家们强化了画面的叙事性,着力描绘治沙人民的乐观和坚韧。 雷晓辉的国画《牛玉琴·治沙典范》,用工笔技法,用人挖、扛、扛等方式,细致地勾勒出治沙女英雄在毛乌素沙漠海中运送树苗的情景。驴子。 作者以又高又陡的沙坡和头顶的蓝天为背景,通过人物下坡途中和驴子努力向后靠的动作,生动地展现了沙海里植树的艰辛。它的平衡,以及主人公为治理荒漠化而坚持不懈的斗争。 一根根坚韧的线。

还有不少作品采用群像叙事手法,展现治沙人民团结奋斗、持续奋斗的历史,彰显“三北精神”。 例如,邢凯的雕塑《沙海愚公石光银》中,主人公周围都是不同年龄段的治沙人,塑造了一个共同努力防治荒漠化的群体形象; 刘绍宁的国画《坚忍·沙八步》表现了过去以“六老”为代表的八步沙林场三代治沙工作者齐心协力、奋发向上; 郭维新的油画《塞罕坝之春·植树》并不拘泥于具体人物,而是立足于更广阔的治沙造林群体。 表达的对象是向那些把沙漠变成绿洲的无名奋斗者致敬。

从个体聚焦到群体肖像剪影,美术工作者紧扣“三北精神”,开拓现实题材创作的广阔视角,拓展时代生活书写的广度和深度。

构建生态美学

生态文明视域下的美学建构和生态美学的中国话语近年来成为社会领域广泛关注的话题。 围绕“三北”工程的写生创作,作为新中国艺术写生传统的延续,不仅记录了时代新面貌,开辟了新的艺术境界,也丰富了写生实践。生态艺术,彰显中国美学精神。

中国书画自古以来就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 当今艺术创作的形式虽然不断创新,但精神内核仍然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出生于内蒙古的画家刘金贵对生态环境的变化有着尤为深刻的理解。 土地绿化、农民收入增加,是“三北”工程的真实体现。 刘金贵的国画《人畜共荣的内蒙古》用大面积的绿色渲染了辽阔壮丽的草原,体现了内蒙古生态优先、面向绿色发展的生态文明建设成果。 辽阔的绿色草原上,牛羊成群,骏马奔腾,牧民幸福生活。 这是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美丽景象。

意境是中国美学的一个重要范畴。 意境之美还体现在生态文明主题的艺术作品中。 “三北”工程将挡风蓄水,让“北大荒”再次变身“北大仓”。 北大荒这片沃土也孕育了新中国重要的版画流派——北大荒版画。 从早期的华丽到后期的典雅,风格独特、成果丰硕的北大荒版画始终力求以鲜明的艺术语言来表达意境。 比如,北大荒版画创始人之一的晁梅,一直用刻刀吟诵着创业史诗。 从早期的作品《一对天鹅》到近期的版画《扎龙湿地》,都用诗意的艺术语言展现出一幅万物和谐的生态画卷。

以生态为核心的艺术创作也在不断丰富形式、拓展边界。 装置艺术、数字艺术等新艺术形式的异军突起,为生态话题的讨论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例如,第59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馆的“远景”主题展览,通过装置、数字作品等探讨当下人与科技、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 此外,强调节能环保的生态雕塑、生态建筑也开始流行,倡导新的生活方式。 还有不少艺术家实施生态艺术乡村建设计划,通过美丽的“五彩稻”实现了粮食和风景的“双丰收”。

绿色发展让中国树立了“生态治理国际典范”。 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不断推进和“三北”工程的不断发展,以中国哲学为核心的生态美学将面临更多新机遇、开辟更多新空间。 也将指导艺术实践,创造绘画更加美好的未来。 更多绿色画面为创新提供土壤。

版式设计:蔡华伟

《人民日报》(2023年6月18日第08页)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