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雕塑头条一直关注雕塑家的雕塑作品,但艺术界对于他们的雕塑作品都很了解,所以我们会不定期的推送雕塑家雕塑以外的艺术门类的作品。本期推送王志刚教授“素描西北”一书中的57幅关于西北人文、自然、地貌等方面素描作品。

 

 

在《素描西北》作品集的封面上,苍茫的天穹闪耀着创世的光色,雄浑的黄土大山深刻着历史的年轮,令人回味悠长。古往今来西北这片土地上沉积了无数的人类足迹,作者王志刚通过画笔赋予西北的山川地貌以人格化的力量,并由此对人与自然、人文与历史进行了独特的探索。正如王志刚所说:“只有在这和天空接近的地方,高原缺氧气的地方,我们才肯把有限的精力用来沉思有关生存与死亡的问题,亘古通今的西北会使这种沉思变成一种本性的冲动,以寻求内心和外界的平衡。当我们站在起伏的西北群山之上,看到山脉在向远方延伸,一直没有尽头,使人想起岁月绵延不断。开阔的视野,浩渺的空间在我们的感觉中已经逾越出通常所能把握的范围,我们日常经验的有限程度已无法度量所见到的无限空间,我们变得谦虚而好奇……。面对西北的空旷高远和雄浑苍凉而对生命的思考,是我刻骨铭心的感受,它从审美的意义上带给我们一种精神上的支持,激发着我们久居城市而丧失的坚韧与自信。素描西北是我的梦,我甚至把西行的那条宽阔孤寂的大路当作我纯净心灵的必经之路,曾一次次被千万年风雨侵蚀过的西北风貌所感动,因为我从那里看到了西北人那种无所畏惧、不屈不饶的生命品质,越是艰难恶劣的生存环境就越是能够体现生命的难能可贵,从环境的变迁里我们能感到人们为生命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在这层意义上来说,‘素描西北’的承载于我就更为深厚了。我们总是有意回避着灵魂深处一些隐藏的、不自觉的事情,对偶有坦诚暴露感到震惊,但在茫茫戈壁的感召下,却显得自然而然。面对大戈壁上的朝阳,我呼唤内心久失的信念。”(以下作品选自于王志刚作品集《素描西北》·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年出版)

 

 

 

《素描西北》的西北素描

(原书“序”摘选)

文:陈云岗

 

王志刚的“素描西北”组画向我们打开了他艺术视域中另一面出色的视野。在这里他沉静的心境与大西北的旷古荒漠达于高度的和谐与统一。他仿佛是一只翱翔的苍鹰在犹如宇宙洪荒的戈壁焦滩上急行飞掠,目之所及留下深刻的片片影像——这一组“素描西北”的作品。他仿佛又是一位远足天际的独行侠,怀着寂静的心灵在洪荒中倾听来自远古的声音。没有到过西北的人,或者没有在西北大漠中用脚步踩踏着下陷的黑色石子行走过的人,是无法体验到什么叫西北的“素描”的,那是一片保持着宇宙创始时最“原创”的风景,人世间的所有价值在他面前都是渺小的和微不足道的。在西北地域的生命概念中,只有“坚韧”二字代表着生命的精神。王志刚在他的西北素描中,似乎怀着一种忧伤的情怀,将宇宙的原始与生命的印迹给予了祭奠式的凭吊!一座座残垣断壁,一片片行进过驼队行旅的旷野,一道道起伏的沙粱涸沟,一颗颗闪着幽光的黑色砾石,以及由这所有的一切构成的曾经生命过而今天没有生命的图景,都在他的笔下呈现出带有伤感的素描的西北。王志刚的这批作品,技法运用娴熟并与所描绘对象高度契合。尖笔细线环绕运动所形成的造型机理,与大漠戈壁中层层迭压的卵石砂砾天然相像,西北的冷峻、空旷与亘古的历史感跃然纸上,形成了颇有特色的画面语言。在表现西北大漠的精神方面,王志刚似乎怀着某种宗教般圣洁的情感,提炼出符号化的造型语言——画面中残破的城堡式图像,它们在遥远的空旷中闪烁着神秘的幽光。它们已不是作为一种人类生活过的建筑而存在,而是代表着历史风霜与洪荒大漠对生命轨迹的冲刷与考验之后的深思,它是一种符号,一种认知历史、认知西北、认知生命与文明、认知岁月无情与时光流逝、认知天地间冥冥中永不熄灭的人之精神之火的光辉的、熟悉而又陌生的符号。这是一种文化心态的折射,也是王志刚身居西北而时时与自然状貌相对话后的一种诉说!素描的西北与西北的素描,作为一种文化的定位与思考,它将向人们昭示出作者心中的“西北”与“素描”的内涵。这便是它永远不变的荒凉,与人们在任何时候看待它时的变动不居的文化眼光。

让我告诉你,你不错!(选自2000年12月29日《兰州晨报》)作者:叶舟 在岁末的挽别中,我之所以选择了伟大的帕斯的诗句赠与志刚,不仅仅是他的《素描西北》的问世,更由于他在逝去的年代里所葆有的一份坚持。一种梳理和盘点之风泛滥在眼前,在大众逐渐模糊和萧条的内心分野上,志刚以自己可贵的系列作品画地为牢,并和众多的时尚家与跟风者分道扬镳。他的《素描西北》不仅是一种赞美的完成,也是对很多机会主义者的讽刺。帕斯的话更像是艺术女神的褒奖,她把披肝沥胆之累给了人,接着又把果实和耐心之轻赏赐于那神思的人。然后,她才说——“让我告诉你,你不错!”志刚与我共同成长于一条诗意盎然的街道上。在那条名叫一只船的小街上,我们童年的身影已然一晃而逝,不着痕迹。在70年代缓慢悠长的日子里,志刚一直是我心中的楷模,他戴着红领巾,整天在一树葡萄藤架下不厌其烦地绘画的姿势是当时街道上著名的风景之一。我童年时放肆的笑声和狼狈多次出现在他的笔下,他使我现在对自己的生命有稽可查。现在,他已经成了一位成熟的雕塑家和风格独帜的画家,让我更有理由以他为楷模,来检点和反思我所供奉的文字。志刚为人所周知的当属他的著名雕塑作品《平沙落雁》和《绿色希望》等,也许正是在创作那一类对大众所传递的特殊介质中,他打开了自己的另一道“伊甸园之门”。他的“沙器系列”和“素描西北”开始逐渐走进了个人神圣私密的空间,他的姿态逐渐趋近于地理和自然,他的目光逐渐剥离着历史与,他的删繁就简逐渐凸显出了自己的艺术所赖以生存的土壤。某种意义上讲,哈姆雷特的话也许是一种写照。这个痛苦的年轻人曾说:“我在北和西北之间,迷失了我的方向。”《素描西北》体现了志刚的理想热情与技艺的色彩的有效融合。他所试图探究的不仅仅是一个人“安身立命”的根据,而且是艺术所能企及的自由和舒展尺度。他找到了“西北”这一词根,就像得到了一个神示的暗语。他的作品验证了叶芝所说的:“地区主义在时间上是有限的,地方主义在空间上是有限的。能听见宇宙歌唱和天籁的,只是我们扎根的某一条街区,或某一个午后的树影。”带着这种告慰的私密性,志刚的这些素描丧失了色彩,而立刻抓住了本质。在铁马秋风的塞上,他的作品仿佛是一次深切的挽回、一场苦涩的追问、一幕黯然的啜泣。《素描西北》还体现了志刚艺术的自觉和义无反顾。在当下的潮流中,志刚个人的浪漫主义气息不啻是对艺术本身的一次有力辩护。他与流派和跟风者背道而驰,他与形形色色的话语霸权者南辕北辙,而是沉溺于自己所趋近的方向。我想,这是某些艺术家业已丧失了的一种品质,同样,这也是对艺术的忠诚所在。《素描西北》也体现了一种艺术家个人耐心和毅力的长久持守,也许,正是在这种坚韧和信心的浸淫下,完全的赞美才会展开自己的羽翼,飞临你的头顶。布莱说——“悲痛是为了什么?在那遥远的北方它是小麦、大麦、玉米和眼泪的仓库……”

 

素描西北

 

 

 

 

 

 

 

 

 

 

 

 

 

 

 

 

 

 

 

 

 

 

 

 

 

 

 

 

 

 

 

 

 

 

 

 

 

 

 

 

 

 

 

 

 

 

 

 

 

 

 

 

 

 

 

作者简历

王志刚

 

教授、博士生导师西安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陕西美术家协会当代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术委员会委员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雕塑学会常务理事1961年生于兰州市,祖籍甘肃静宁。1982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曾先后任职于兰州市园林规划设计院、兰州雕塑艺术研究所、兰州市城市雕塑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兰州雕塑院、西安美术学院。曾任兰州雕塑院创作室主任,兰州雕塑艺术研究所所长,甘肃美术家协会雕塑艺术委员会主任,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主要作品有《沙器系列》《单身女子系列》《粉墨人生系列》《无为系列》《沙器系列》,大型公共艺术作品《绿色希望》《平沙落雁》和城市雕塑作品《西部扬帆》《牛》《启蒙》《人类的朋友》等,分别建立于北京、西安、兰州、福州、长春等地。

 

 

 

延伸阅读:

著名雕塑家王志刚

王志刚访谈 ——寻找传统雕塑艺术的当代价值

 

 

 

 

雕塑 名 企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