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在中国邮电部发行的一套四枚中国宜兴紫砂陶特种邮票中,紫砂壶名家顾景洲、周桂珍、潘持平、施小马等四人制作的四把紫砂壶跃然于上,当即引起海内外紫砂壶收藏爱好者的浓厚兴趣。单说当年施小马以其深厚的艺术底蕴和熟练的技术脱颖而出,拷贝出了清末道光、咸丰年间赫赫有名的制壶名家邵大亨的八卦束壶(又名龙头一捆竹),邮票背景面以北宋诗人梅尧臣《宛陵先生文集》诗中的一句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为底衬,使一把龙头一捆竹显得格外高贵典雅。

施小马,1954年生于江苏宜兴,2003年高工,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宜兴紫砂文化艺术研究专委会会员。实力派大师人物,紫砂四小龙之一!其父为施福生(紫砂工艺厂建厂元老之一,制壶名艺人),1971年进紫砂工艺厂随陈福渊学习。1988年、1990年两次进入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设计专业进修。擅制方器,是一代方器高手,荣获”中国紫砂名人”称号。

在当今壶界,有许多人认为现代紫砂壶工艺的发展应在求新上做文章,该超越传统,故而使得当代紫砂作品也就越来越尖锐,同样也使众多制壶者举棋不定。

然而,施小马却坚定地认为,紫泥工艺属于朴实无华、内敛而不张扬的艺术品,不像瓷器那样有着华丽的外表,紫砂的创新不能脱离传统,若论求新,只能说是在传统的基础上留下时代的痕迹,或者说留下时代的感觉,但须有章法,离开了章法就等于传统京剧唱腔用钢琴或小提琴伴奏让人看得不太舒服。

由此看来,制作紫砂壶工艺的传统章法在施小马心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施小马对此比喻道:明代家具设计上非常简练,但使人越看越耐看,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舒服。同样一把好的紫砂壶有的在造型上并不抢眼,但能让人把玩无穷,越看越喜欢。施小马认为,明代家具和壶艺的最高境界其实是一致的:和谐即是大美。明代家具与做壶之章法同样如出一辙:内敛而不张扬,骨子里依然是虚静。

施小马以为,过去宜兴有精陶紫砂彩陶青瓷美陶等五朵金花,我们过于一味求新,导致五朵金花只剩下紫砂一朵花了。我能听得出施小马一番忧患意识。言外之意,如果我们再不把紫砂壶做精做细,我们还有何面目面对祖先,这不仅仅是对目前传言宜兴紫泥无尽开采造成资源短缺问题,而是对于我们传统文化传承的一种深思和考虑。

施小马制壶感觉极其敏锐,每一把壶都是在用心灵与紫泥的对话中感悟出来的。他的作品不但传承宜兴紫砂壶历史底蕴之美,而且能把这种美表现得淋漓尽致。作品多次在丹麦、、香港、马来西亚等地展出,并多次获得省级、国家级陶瓷专业设计评比大奖。就连当今把玩紫砂壶的高手都对施小马的作品推崇有加,因此被海内外收藏家赞誉为”壶界四小龙”之一。

施小马行事低调且从不张扬自己。他朴实无华,有的则是独立的品格和独立的精神。言及紫砂壶的骨子,无外乎有内敛、朴实、实在、不张扬之说。施小马正是如此。与其性格相应,施小马也形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制壶风格——方壶。其壶如人:刚正不阿、棱角分明、无拖泥带水。

正因如此,施小马的作品屡屡在国内外玩家手中传递,深受收藏者的极度衷情。在目前宜兴制砂行业中,施小马是制壶界最具典型意义的实力派人物。不知是性格成就了施小马成为方器高手,还是方器迎合了他。

施小马可圈可点的作品甚多,如《玉璧紫韵》《传炉》《珏提》《红与黑》《垒》《构成》《凌云》《朴方》《丰收》《玉蝉紫竹》《丰园提梁》《六瑞》《宝菱》《大彬六方》等等。仅从陶艺世家和紫砂世家这两顶桂冠出发,只要是他信手拈来、信手传捏之壶,足以在他自己的工坊里安享晚年。但他却过多地讲究不随意做壶,而是每每驰骋心怀之际时,灵感迭出,好壶即成。以他之言,若真能成就一把好壶,须得用心灵与紫泥沟通。在施小马看来,制砂艺术上的感觉全靠心声的共鸣和心灵的理解,也可以诠释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他把自己的理解和审美情趣融进了他的作品中:

施小马菱花套壶 拍卖价208万 2014年

他以整体造型正反两组曲线组合而成的《菱花套壶》作品,线条柔和而不失挺利,繁而不乱,细细品之,宛如水中菱花绽放。让人观玩后回味幽长。

《红与黑》 拍卖价28.75万元 2012年

《红与黑》是施小马启用心灵感悟于现代建筑及结构穿插的手法造型主体,集紫泥特殊性之优,形成了造型简洁、明快、立体感强、色泽对比强烈,表现了紫砂特殊制作工艺和朴实无华的紫砂内涵。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