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传统文化艺术中,紫砂艺术是一枝奇葩,而宜兴是个神奇的地方,就是地上的泥,有时也会像黄金那样值钱。丁洪顺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向阳,眼里的光透过窗外,与星空同辉。

从古至今,为什么文人雅士和达官显贵如此喜爱宜兴紫砂壶?丁老师说,那是因为,紫砂壶中所蕴含的文化内涵。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释、道不断交融,追求和谐中庸之气,追求顺应自然、一团和气。而无欲无求品自高,成为文人雅士自我修养准则,而朴质无华的品质,是达官显贵眼中最奢侈的享受。

丁洪顺发现,真正的紫砂艺术根植在我们民族文化土壤之中,以其浓郁的素雅气息、淳厚的艺术内涵和生动的历史痕迹,使得传统紫砂艺术的遗产极其丰富且辉煌,使得紫砂壶越来越受到世界人民的喜爱和欣赏。

一把小小的紫砂壶就能涵盖和表达文人艺术家的思想和追求。细细的品读,无处不渗透着静虚的空灵,弥漫着睿智与祥和。既然是如此有品位的艺术作品,那当然要求从艺人崇尚艺德。

有做人的品德、没有好的艺术水平,不是真正的艺德。丁洪顺拥有深厚的制壶功底和文学修养,才思敏捷。他说,当你手捧一把具有简约纯粹内涵的紫砂壶,坐于山水之间,褪去岁月的浮华和喧嚣,会留下一抹心头的清凉和宁静。那一刻,你就会发现小扣柴扉也有诗意,即使被苍凉抚尽,也会有阳光的给予,如那些岁月风烟漫过的地方,一直会有幸福在生长。

紫砂壶造型设计不单纯拘泥于外表形似,更强调神似,用以表达人们对信仰、愿望以及美好生活的向往。例如他的作品三潭映月提梁壶、 碧玉金竹、德中(黄金段)、小天坛、描金井栏壶。

仅有艺术水平,没有做人的品德,不是真正的艺德。满桶的水,挑着走不溢出来,半桶的水,挑着走直晃荡。一些艺人稍有才成就,就眼中无人,摆起了名人的架子,可丁洪顺不会。他平易近人,从不摆谱,亦不媚从。1976年开始,徒弟他带了一批又一批,从没训斥过任何人,他总是温雅、耐心又不乏严格地手把手教授技艺。

一次在公园里散步,他遇见一群老者正在议论壶艺,他坐在一旁细细聆听,有好事老者问:年轻人呆听啥呢?壶艺不是听出来的,是学出来,难道你也想学壶?丁洪顺谦逊委婉地说:我是做壶人,但是学无止境,刚刚那位大叔说的旧时木转盘的使用窍门,对我很有启发,谢谢!

岁月静好,佳作流金。丁洪顺就是这样,在恩师的影响下,肩负宜兴紫砂艺术的文化特质和历史传承使命,守住一颗初心,用心用情,用学养深厚的制壶功底去打磨自己的作品,用淡泊名利、乐于助人的情怀打磨着自己的人生。

作品欣赏:

丁洪顺作品:《碧玉金竹》

此碧玉金竹壶造型别致,做工精妙,乃是一把典型的花塑器。

名字有竹,通身更是处处皆竹。壶身是一只宽竹筒,腰线挺括,器型稳重大方。壶盖嵌入壶身,壶钮是一只弯竹节,做成桥型,又流出尾巴,美妙中不失清新趣味。壶把是一段长竹节,线条修长,变化曼妙,把玩趁手,又非常可爱。壶嘴是一段尖竹,粗细变化均匀,嘴口平切利落。通身的线条装饰也让此壶更加清新出彩。

作品:《早春二月》

梅花,春天的使者。具有高洁、坚强、谦虚的品格,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此壶是丁洪顺老师的作品,作品以梅花入壶,旨在迎春。壶把为枝,壶钮为蕊,壶把处蔓延至壶身的枝桠中点点寒梅俏立。壶嘴粗肥细口,出水爽快,茶香四溢。壶身呈瓣状姿态,与壶钮相互呼应。全壶灵动细致,极具视觉感染力,仿佛让人立在二月春风中,静赏早春之梅。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