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徐达明的紫砂艺术之路,不仅仅是了解他在这个领域的卓越成就,更是一次领略他的人生历程。1952年出生的徐达明经历了许多人生波折,最终在紫砂陶艺领域寻得了方向。作为徐汉棠的儿子,他传承了徐门壶艺的优秀传统,现在身份多样: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高级工艺师、政协委员、学术会员。这背后是无数的努力与付出,或许只有亲历者才知道其中的艰辛。
如果想要深入了解徐达明,不仅仅需要关注他的现在,更要回归他的过去,这样才能更加真实地解读他的艺术人生。当然,想要理解他作为一名知名工艺美术家的一面,还不能忽视他的作品。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徐达明的情感表达和技艺水平。他的艺术旅程起始于宜兴市丁蜀镇东北的蜀山山麓的东坡书院小学时期,岁月留下的印记和滋养,成为他日后追求艺术高度的源泉之一。东坡书院小学,青青树影,古运河悠然流淌。这里对于徐达明一家来说,是知识的黄金王国。他们三口之家都在这里度过了难忘而美好的小学岁月。
然而,人生道路上不免遇到艰难险阻。对于刚刚高中毕业的徐达明,1969年至1979年的知青岁月显然是一次重要的转折。这十年,对于他来说既有遗憾,也有喜悦。遗憾的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被耗费在了吃苦耐劳困难重重的农村生活中。而喜悦则来自于这段经历激发的对勤奋和执着的追求,徐达明也通过这段经历学习到红木制作的技艺,并在日后的紫砂陶艺创作中获益匪浅。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徐达明把这十年看作一生最宝贵的财富,今天他的成功也离不开曾经的苦心积累。
十年艰辛并没有冲淡徐达明对紫砂艺术的热爱和执着。返城后,27岁的他毅然决定跟随父亲学习紫砂技艺。1987年,他又进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系深造。在近20年的艰苦刻苦中,他渐渐找到了自己最擅长的创作路线,也成为了紫砂陶艺领域的佼佼者。徐达明的作品以多种材质的合理搭配而著称,既具有东方艺术的曲线美感,也热情洋溢着现代气息,他的藏家遍布中国及港澳台地区,并且在国际上也备受瞩目。从美国、日本、丹麦、韩国、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的藏家对其作品的赞誉中可以看出,徐达明的艺术形式已经深深地打动了人们。甚至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和英国剑桥大学博物馆均永久收藏他的双竹提梁壶和唐羽壶,中国美术馆及北京紫光阁也收藏了他的无数紫砂艺术品。
在徐达明曾经下乡的岁月里,他对红木制作工艺学习之深已经是入木三分。因此,他巧妙地将红木艺术与紫砂艺术结合起来,创造出了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
红木材质坚硬而实,木质细密,经过一系列工艺加工处理后,其表面平整如镜,色泽深沉老态,抚摸之时细腻清凉,更具深刻、含蓄的华贵气息。在徐达明的艺术中,他巧妙地将这种红木的美妙特性与朴实的紫砂相融合,使作品更加成熟含蓄、沉稳典雅。而且红木具有经久耐用的性能,镶嵌于壶钮、壶把之上,不仅显得古朴浑厚,而且非常实用,大大增加了作品的实用性,同时使之更加优美精致。徐达明的作品涵盖了多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并且在工艺和实用功能方面达到了和谐统一。
这类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包括:段泥、紫泥、红泥、以及镶嵌着紫檀木的“陶木情组壶”;段泥调砂、搭配红木镶嵌的“材美壶”;清水泥、紫泥、以及紫檀木镶嵌的“唐羽系列壶”;紫粗泥、搭配红木镶嵌的“龙蛋提梁壶”;紫黑泥、以及紫檀木镶嵌的“宋韵壶”;还有段泥、红木镶嵌的“铜材美壶”和清水泥、红木镶嵌的“舟行壶”等等。
其中,“陶木情组壶”共有两组。第一组是以方形、圆形、椭圆形为主体,壶把分别为提梁式、横把式、和按手式三种不同形式,烧制成黄、紫、红三色,旨在增强壶体视觉效果,而紫檀木的搭配则使得造型更加大方自然,简约而不失明快的现代气息。另一组同样由三把壶组成,其中两把壶体为圆形,第三把则为椭圆形,运用虚实空间对比来增强视觉张力,线条疏朗有序,增强作品的艺术性。这些系列化呈现的艺术作品均汲取了唐、宋、元、明等朝代的文化元素,融合了古代文明韵味与现代审美理念,营造出清新明快的感觉,同时展现出汉韵的雄浑朴古、楚风的雄厚豪放、以及唐韵明快的元素。徐达明的紫砂艺术作品华丽典雅,同时又蕴含了宋代致雅和雍荣的特点,将个性化与文人气息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古往今来”则是一件紫砂与红木结合的典范之作,它不再局限于普通的壶的形态,而是通过陶艺的形式展现出来。作品的形态抽象而简洁,像一对恩爱夫妻携手并进,中间穿插着精神饱满、劲进的流线形红木,寓意着志同道合;而另一件作品“相聚”同样巧妙地利用了红木的弯曲线条,仿佛是两个相互拥抱的手臂,寓意着团聚。这些作品在徐达明眼中,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陶瓷艺术作品,而代表着他与妻子无间的感情和三十年的守望相助。
徐达明的作品中,红木与紫砂的巧妙结合成为了他的标志性特点之一。他结合红木和陶之后所创作出的作品不再是单一的镶嵌式样,而是具有着深厚文化内涵和设计理念的组合创作,丰富了紫砂陶的创作空间。值得一提的是,在连续四届全国陶瓷艺术与设计创作评比中,徐达明的这些作品都获得了大奖,展现了其才华横溢的陶艺技艺。徐达明作为紫砂艺术领域的资深人士,已经投身艺术创作近三十年。对于他来说,一把好的紫砂壶需要经得起时间考验和推敲,经过岁月的洗礼仍然不失光彩的才算是真正的好壶。就像那些经典的老壶,总能吸引着每一个做壶之人,徐达明也曾多次驻足领略和研究这些经典之作。
“虚扁壶”是徐达明参照上海博物馆珍藏,以大彬款虚扁壶为尺寸基准制作的紫砂艺术品之一。这款壶的造型难度极高,体现了宜兴紫砂传统工艺的精髓。而体现徐门壶艺底蕴的“石瓢壶”,在徐达明的巧手下表现出了格外浑朴而又大气的特点,完美展现了陶艺的精粹和神韵。作者初入陶界做的第一把壶就是他父亲的这件代表作品,这或许预示着他将用大半辈子去诠释“石瓢”的真正文化魅力。
“八瓣菱花壶”则极具徐达明的艺术风格和韵味,其金纹器创作极为精湛,金纹凹凸有致,过渡自然,整个壶纹饰由钮至底贯通一气,简洁明快,富有节奏感。此外,“石瓢”、“掇球”、“仿古”、“龙凤印包壶”等作品也是徐达明艺术创作的代表作之一,集中展现了他丰富的创意和才华横溢的陶艺技巧。位普通陶艺爱好者成长为紫砂艺术大师,这其中离不开他对紫砂历史的热爱和深入研究。他的作品如“三足鬲鼎壶”等,对紫砂历史的关怀和文化底蕴的展现十分用心精致。
红木工艺与紫砂艺术的完美结合,既体现了徐达明非凡的创新能力,又呈现了更多让人耳目一新的创新作品。例如“双竹提梁壶”就由张守智教授设计,徐达明与夫人王秀芳合作完成。其独特的提梁空间与壶体形成虚实对比,增强了艺术陈设效果,也因此受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收藏。而“幽思壶”则受到上海画家陈佩秋一幅画稿的启发,徐达明一见倾心,创作出了古意盎然的作品。其他如“憩亭壶”、“双色树樱壶”、“祈祷提梁壶”、“花生杯”、“蟠龙香薰”等作品,都集中体现了大师崇尚传统但敢于创新的理念与精湛的制作工艺。
徐达明熟练地运用了传统和现代的元素,在每一件作品中都能体现出这种水乳交融的风格。他已经拥有几十年的创作经验,对于陶艺,他已经不再是在创作,而是在享受过程和贡献给艺术的无限可能性。
后记:徐达明从普通的陶艺爱好者到成为紫砂艺术大师,历经多年的努力与坚持。他对艺术的感悟与追求,为传统紫砂艺术注入了新的生命和活力。徐达明是一位热爱泥陶艺术的大师,凭借自己多年的刻苦追求和对传统工艺的执着学习,从一个名从艺者走向了省工艺美术大师的高位。作为汉棠大师的儿子和徐氏紫砂的传人,他深深感到自己的身份和责任,不断努力追求更高的艺术品质,并希望能够将自己的经验和才华传承给下一代,使他们也能够走进艺术的殿堂。
在闲暇之余,徐达明会走到东坡书院附近,仔细观察古老的蜀山老街,感受那些几经风雨的墙壁所蕴含的历史底蕴,拜访老街中的老艺人以及通往东坡书院小学的老石桥。老石桥虽然斑驳,却见证了无数孩子们的成长和前行。这里是紫砂的起源,也是徐达明心灵放松和休憩的安静之所。无数次的重游,给他带来了相同的感受,但也给他带来了不同的启示,使他在艺术创作中更加深入,更富创造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