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壶历经金沙寺僧人和供春初创,但直到时大彬的时代,才真正呈现出今日紫砂壶的真谛。
时大彬是真正的紫砂爱好者,也是唯一读懂紫砂艺术的壶艺人!
尽管紫砂界对时大彬壶作的评价存在误读,认为其做工不精且不注意细节处理,但事实是,时大彬是明针工艺的绝佳代表,他的作品注重于精确的细节处理,凸显其细腻和优雅之美。
不过,时大彬也有其独特的艺术追求,他并不重视明针工夫,因此他的作品表面显得有些粗糙,但这恰恰是他刻意追求的效果。
时大彬开创了圆器拍身筒和方器镶接片的独特工艺,这一工艺在之前的紫砂制作中并不常见。他对紫泥性质有完全的了解,因此创造了这些特殊工艺。时大彬对紫砂颗粒感非常敏锐,他甚至在一些泥质较轻的紫泥中掺入砂粒,可见他对紫砂的独特爱好,也正是这种追求,让他的作品更加自然、独特和美妙!时大彬是真正尊重和理解紫砂的壶艺大师!他对紫砂进行多次明针处理,让作品表面保留明显的颗粒效果,从而让紫砂成为真正的紫砂!
明针工夫采用牛角片和其他韧性工具(如竹子和塑料),对生坯表面进行精细处理,目的是让成品烧制出来更加光滑。明针处理可以让砂粒更深地嵌入泥萌中,同时让更多的细浆溢于生坯表面。但是,明针功夫会对烧制和成品效果产生一定的影响,包括降低烧结温度、提高烧结度、改变呈色效果等。虽然成品表面明显的颗粒效果得到保留,但光洁度却受到影响。
自时大彬以后,特别是进入清朝时期,壶艺人们过于追求成品的光洁度,明针工夫使用过多,导致紫砂的颗粒审美不再那么重要。这主要是受到清朝皇室崇尚光鲜华美和浮华之风的影响,使紫砂渐渐失去了原有的特色,逐渐向陶瓷方向发展。时至今日,我们要警惕紫砂壶失去本真的风险!这种追求光滑的风气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让紫砂成为了与众不同的陶瓷,远离了它那独特的魅力。
然而,我们应该更高度重视制作紫砂壶的工艺要求,尽量减少过多地使用明针。在拍打泥片和成型工序中就要做到尽善尽美,而不是预先将凸凹不平的表面在后期用明针补救。这样制作出来的紫砂壶,不仅尽可能地保留紫砂的质感,而且成品泡养富于变化,这才是我们应该鼓励和推崇的制作方式!
让我们记住,保持紫砂壶原有的美和独特魅力,是每个壶艺人和紫砂爱好者的义不容辞的责任!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