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铫壶”曼生铭”杨彭年制(清)

清朝中叶至清末,紫砂壶艺由于文人的参与和提倡,在造型与装饰上都出现了新的突破和变化,且使刻画装饰,逐渐成为紫砂装饰的主流。在紫砂陶艺中融入文学、书法、绘画、篆刻诸艺术,使紫砂陶艺在以讲究壶形雅而不俗来体现文人简朴素净的特色的同时,又增添了文学书画的要素,从而成为内涵深远的具有文人气质的综合艺术作品。

对紫砂刻划装饰作出巨大贡献的当首推陈鸿寿,其号曼生,以文学、绘画、篆刻闻名于江浙,是著名的“西泠八家”之一。陈曼生“公余之暇,辨别砂质,创制新样,手绘十八壶式”,请杨彭年、邵二家等陶艺名手按式制作,与杨彭年合作最多,且亲自用竹刀雕刻诗词、书画。所制壶底多近落“阿曼陀室”铭款,壶把下用“彭年”印章。这种合作制壶并署名的茗壶,被称为“曼生壶”或“曼生铭,彭年制砂壶”等名。“曼生壶”颇具“文人画”的情趣,其显著特点是:造型比较简单,多取圆、方几何形,注重于壶身取平面,不加彩,亦少纹饰,易于在上面镌刻书铭款。作壶铭者,还有江昕香、高爽泉、郭频迦、查梅史等人。

所谓“十八壶式”,未必真只有十八式,很可能是近人穿凿附会的成分居多,亦可能是后人精选归纳而得。不过,真正由陈曼生监制的真品,现已难求,所见多为以后仿制。

紫砂壶质地古朴淳厚,不媚不俗,与文人气质十分相近。奥玄宝《茗壶图录》评价紫砂壶“温润如君子,豪爽如丈夫,风流如词客,丽娴如佳人,葆光如隐士,潇洒如少年,短小如侏儒,朴讷如仁子,廉洁如高士,脱俗如衲子。”文人玩壶,被视为“雅趣”,参与其事,成为“风雅之举”。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