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1-01-03]来源:《收藏》杂志   作者:朱有仪 李维群[字体: ]

由上海大学、南京艺术学院、景德镇陶瓷学院设计艺术学院、《收藏》杂志、新浪收藏、艺超网联合主办的首届“当代名窑”评选活动,将评选出首届“当代名窑”传承奖10名、创新奖10件、特别传承奖若干名。按照评选活动计划流程,“当代名窑”专家评审组于2010年10月28日至11月2日对初选入围的企业进行了第一批实地考察。先后对陕西省铜川市耀州窑唐宋陶业有限公司、河南省大宋官窑瓷业有限公司、景德镇市熊建军珐琅彩瓷有限公司进行了考察。并在三地分别举办了首届“当代名窑”耀州窑研讨会、禹州研讨会、景德镇研讨会。专家们参观了耀州窑博物馆、西安汉阳陵博物馆、钧瓷博物馆、景德镇陶瓷博物馆、龙珠阁景德镇官窑博物馆。

参加此次考察的专家有:首届“当代名窑”专家评审组组长、上海大学艺术研究院艺术市场中心主任罗宏才,耀州窑博物馆名誉馆长禚振西,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高阿申,观想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政夫,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陈海波,西北大学文博学院兼职副教授王长启,西安柴扉阁古陶瓷博物馆馆长黄晓明,北京大学资源文物学院院长李彦君,中国淮南寿州窑陶瓷研究所所长崔怀伦,潮州市颐陶轩陶瓷文化艺术研究所所长李炳炎,高级工艺美术师郑奕林,著名陶瓷艺术家陈仁海,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张怀强,江西省收藏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侯玉军。“当代名窑”评选组委会办公室主任、《收藏》杂志主编李毅民,工作人员李维群、徐博、朱有仪参加了考察活动。

果敢创新 涅重生

10月28日上午,专家考察组在耀州窑唐宋陶业有限公司薛胜利总经理的陪同下,参观了企业创建八年来生产的各种产品。在此次首届“当代名窑”的两件入围作品——青釉镂空台灯和耀州窑青釉刻花加湿气前,考察专家被深深吸引住了。从事了50余年耀州窑考古、研究工作的专家禚振西说:“今天看到耀州窑的企业能生产出这样既有工艺又能在北方实用的创新作品,我很激动。耀州窑在过去很辉煌,可是现在相比全国其他窑系我们发展显得有些缓慢,就是因为缺少创新。陶瓷若缺少了创新,一味学古、仿古,就必将走向死路。而恰恰是这样的创新之作多出现,耀州窑才能复兴。”

随后,专家考察组在唐宋陶业有限公司庄里分厂考察,详细了解该厂从制胎到素烧再到刻花的生产流程,观看了由唐宋陶业有限公司烧制出的首届“当代名窑”评选奖杯样品。奖杯的策划者罗宏才、设计者卢夏介绍了设计理念。看到奖杯将青铜器“樽”“簋”的文化元素与耀州瓷工艺大胆融合,专家们一致认为,这是“当代名窑”评选催生的一件佳作,并对奖杯设计制作提出了一些改进意见。

古为今用 与时皆行

当日下午,在耀州窑博物馆会议室举行了首届“当代名窑”耀州窑研讨会。耀州窑唐宋陶业有限公司庄里分厂厂长杨炳林介绍了企业基本情况。罗宏才教授作为研讨会主持人,引导专家对企业生产工艺、创新作品进行了点评。黄晓明认为:耀州窑唐宋陶业有限公司此次入围的作品非常好,釉色相当完美,这在历史上都是无可挑剔的;刻花工人手艺非常娴熟,其程度完全超乎预料,这样的技艺,感觉不像是只有八年企龄的陶瓷员工所能有的。在历史上无论哪个时期都未曾见过有这样的创新作品。既有创意,又能迎合市场,这将会是成功的元素。高阿申认为:这些作品令人很震撼。我们既然是评“当代名窑”,首先就是要能继承,这样作品放在哪里都可称得上是耀州窑的精品,因为它首先继承了传统,同时又有创新。如这款加湿器,它能古为今用,将耀州窑历史上最著名的倒流壶元素加入到加湿器中,造型还如此优美,这样的作品本身就是当代名窑的产物。

罗宏才教授在点评总结中指出:各位专家郑重面对一个具象的考察主题,分别从不同学术背景与专业背景出发,诚恳谈出了许多高品质、具有建设性的感受与建议,准确,催人深思,完全可以用“惊讶”“震撼”等词语来形容大家今天的观感。因此,今天的考察活动,无疑应是对一个氤氲千年炉火、刻苦致力求新创造的瓷窑企业全方位的接近体验以及多向度的观察与探讨,是一场零距离的实际接触、高品质文化诉求的考察活动,为此次考察活动耀州窑阶段画上了的句号。

史料记载古时耀州一代“南北沿河十里,皆其陶冶之地,所谓十里窑场是也”,足见当时窑业的兴旺与发达。通过此次考察专家们认为,若当今耀州窑企业都能如此发展,历史上的耀州古窑定能凤凰涅,今日的耀州窑火也可照样鲜红。《西安晚报》《华商报》《三秦都市报》《陕西文化产业》杂志、《铜川日报》、铜川电视台记者采访报道了考察活动。

精益求精 继往开来

30日上午,专家考察组成员一路风尘抵达河南禹州神镇,对河南大宋官窑瓷业有限公司进行实地考察。禹州市神镇因钧瓷而繁荣驰名。北宋徽宗年间,钧瓷生产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被定为“宫廷御用珍品”,官府在阳翟(今禹州市)钧台附近设置官窑,为宫廷烧造贡瓷,实现了钧瓷生产由民窑向官窑的转变。入围首届“当代名窑”传承奖的大宋官窑瓷业有限公司正崛起于这片有着丰厚制瓷传统的土地上。专家考察组成员在公司董事长苗峰伟等人的陪同下,参观了大宋官窑近年来开发的各种系列产品。钧瓷是以“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窑变不确定性而成为稀世珍宝的,“十窑九不成”是钧瓷烧造精品的瓶颈,而大宋官窑恰恰在这点上继承了古人又超越了古人。大宋官窑从成立伊始,就在釉料、瓷土上精益求精,在烧造上选用各种窑种以提高烧造成品率。尤其是气窑的使用,因温度便于控制,可使钧窑瓷器上的窑变更加绚丽,将钧瓷之美发挥到了极致。故近年来大宋官窑作品不断被选作国礼赠送各国政要。

上午10时,大宋官窑瓷业有限公司特地举行了开窑仪式。当一件件精美的钧瓷产品从窑炉被取出放在鉴宝台上,又被鉴宝师“无情”地一个个砸掉时,在场的专家无不感到惋惜。禚振西、黄晓明等专家甚至几次在空中抢救被扔出的瓷器。大宋官窑今日之成就,与这种严格的质量把关、无情地劣汰砸瓷不无关系。据苗峰伟董事长介绍,几年前他站在大宋官窑这片土地上时,便深知作为工艺陶瓷的钧瓷,其产品质量评定的特殊性,将决定它的艺术价值。必须严格遵守传统制瓷精神,工艺质量、产品质量是第一要素。所以他制定了严格的企业质量等级标准,在每一道工序上都由一批工艺美术大师在把关。只有这些工艺美术大师共同认定的合格产品,才能走向市场。把不合格的产品无情地砸掉,这个过程堪称“瓷魂”,而今天的砸瓷为的就是锻造瓷魂。

炉火依旧 瓷魂永存

当日下午,举行了首届“当代名窑”评选禹州研讨会。许昌市钧瓷文化管理办公室副主任、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所长刘克,《许昌日报》总编李争鸣、《许昌晨报》总编邓雷参加了研讨会。考察组专家们对大宋官窑瓷业有限公司的生产工艺和创新作品进行了点评。王长启认为:很多人看到砸瓷现场可能会心疼,我的感觉是,正是砸瓷才砸出了高品质,砸出了高品牌,砸出了今天大宋官窑优秀的作品。实际上砸瓷的行为就是在追求一种高品质,应该坚持这样做,以保证钧瓷的质量。因为在历代官窑钧瓷的制作中,做不好也是要砸的。陈仁海对大宋官窑的创新成果表示钦佩,他十分感叹地说:表面上,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创新作品很容易就呈现在眼前了。创新说说容易,做起来其实很难很难。一想到这些连我都会心酸。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触呢,因为我也是陶瓷行业里苦苦挣扎的一名新兵。从仿制开始到现在自主创新,这是个很伟大的创业。而任何产业的希望也恰恰就在于此。只有创新,企业才能生存;只有创新,企业才能发展。

会上,专家们和与会嘉宾在发言中,对大宋官窑入围的创新作品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这些作品从文化内涵、造型设计、釉色变化等都达到炉火纯清。与会人员无不为大宋官窑瓷业有限公司近年来在传承、创新道路上所作出的成绩与戮力感到欣慰。罗宏才教授以“千年沧桑已逝,大宋炉火依旧;愿炉火依旧,愿瓷魂永存”对此次禹州研讨会作了精彩的总结。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