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上,我们喜欢给艺术品以材料来分类,例如瓷器、玉器又或者书画。而近两年来兴起的“文玩”这一概念,并非基于艺术品的材料,而是更强调其一种文化内涵。瓷库中国专家沈教授认为:“文玩是独立出来的一种概念。就是说文人案头的陈设这一类东西,玩赏的这一类东西,实际上是受两大板块影响,它是在两大板块中间的一个“文”器,比如说竹、木、牙、角类,木就是受到家具的影响;还有一个是受到瓷器的影响。实际文房是很难把握,哪件东西到底是文玩,很难定义,有时候可以说往那边一靠归瓷器类了,或者往这边一靠归家具类了,很难定义。因为文玩要想去真正的定义,不是说是拿在手里一个摆件这么简单的东西,实际上是一个文化。再者说,文玩好像或多或少一定有一个思想内涵,你拿在手里的这个东西,很多有一个题款,有文人过去使用过的痕迹,也许仅仅从材质去给这件东西定位是不够的。就是你拿到的很多是有文人思想的附加值的东西,现在拍卖文玩单独拿出来,就是按照思想内涵的东西聚拢在了一起。”所以,现在很多文房四宝,古玩金器之类的艺术品玩物,大多数人都分不出清楚了。不过,文玩都是与文结缘。沈教授说:文玩最典型的与文结缘的器物就是紫砂类器物,因为其底蕴和发展都是由文推动的。当之为无愧的文玩典型。

文玩还是一个新概念,由于它不是一个那么明确的概念,不像瓷器、书画,它是另一个层面上的划分。所以这个概念也是从其诞生以来就在不断的演变。我们最早在拍卖的时候感觉感觉文玩就是一些古代的文房四宝,案头的笔墨纸砚,文房摆件,现在这个概念越来越外延化。不光是一些古代的文玩,这些年很多东西加入进来,比如说现在赏石,古代赏石也加入到文玩;比如香具、茶具,现在也都加入到文玩的概念;甚至一些当代文玩,像现在有些人喜欢玩核桃,手里搓的那个;有一些人喜欢玩一点新的印石、印章,新的石雕;还有些人喜欢玩一些新烧的茶具、香具,现在也都纳入到文玩这个行业。所以文玩这个概念将来的发展,一者会越来越多元化;另外就是越来越细分。因为它的概念很广,涉及的门类很多,我所了解的每一个收藏者、爱好者无法衡量这么多,所以大家将来的收藏品会呈现在这样的情况,比如说我就收这个文玩里的砚台,或者我就收文玩里的香炉。如果你要是说很专业,要想在某一个方面取得好成绩,就要学会细分。

展开剩余全文

TAG关键词: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