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现象,山西的地名中常常含有“窑”字:窑头、北瓦窑、杨家窑、朱家窑、石子窑……

窑与采掘、烧造有关。自古以来,山西自然资源得天独厚,手工业发达。以陶瓷为例,山西制陶业可追溯到一万年以前,其作品传承综合了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具象审美,融合了农耕文明和游牧文化,一笔一画,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写实于陶面,写意于匠心。

纬度,晋中有一间工作室

从“晋中北”下高速走不远,就是晋中市北胡村。王向阳工作室由一个小学校改造而成,同时是晋中学院美术学院实习基地。工作室里摆满了砖雕、明清桌案、老式门窗、黑釉大缸、老窑瓷碗。“你看这些造型多漂亮,这几年有点收入,都买了这了。”王向阳说。

王向阳,1993年就读于山西师大美术系油画专科,在陶艺专家张尧的影响下,转攻艺术类陶瓷创作。作品多次获奖,代表作《故乡的云》《记忆片段》《山雨欲来》《痕》等等。“以前不屑于做实用器,觉得那是工匠才干的活儿,愿意在纯粹的陶艺方面下功夫,表达个人思想,觉得咱是学院派么。”王向阳直截了当。一年前,他受到山西古代黑陶窑变瓷器制作技艺的启发,一头钻进仿古黑釉瓷器的制作当中,不能自拔。

于是,有了这满屋子的碗、盏、壶。

态度,烧陶有一段不了情

王向阳骨子里喜欢画画,“你说为什么双眼皮就比单眼皮好看?”他抛出一个问题。接着解释说,从西方透视学原理分析,双眼皮多了一条线,在线条下,光线自然形成阴影,使面部更有立体感,更有美感。

上大学时,老师常常拿着一本《瑞丽》杂志,封面上有孪生姐妹模特,老师让学生们临摹写生,从中观察其中细微的面部差异,最终分清楚谁是姐姐,谁是妹妹。“还有调色,我原来学油画,对色彩特别敏感,暖绿、冷绿怎么区分?怎么调出‘高级灰’?都需要训练。最终,这些基本功对陶艺创作起了很大作用。”

山西陶土资源丰富,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当年,老师张尧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就是看中山西这块艺术沃土,才到山西师范大学任教的。师从张尧以后,王向阳的艺术世界一下子打开了,受到北方山脉形态的启发,他在青花瓷上描摹远山、缓坡,远看山色如黛,近看竟然是一粒粒灵动的圆点,那么聚集着、可爱着。

王向阳敬佩著名陶艺家姚永康先生,姚先生做出了具有民族意味的现代陶艺作品。他是他的标杆。

温度,茶里有一股烟火色

只一年时间,王向阳的黑釉顺利出窑。有时候等着成批烧制,一个月里不停地喷水,以防止器皿开裂。在景德镇的时候,他一天只能画两件青花瓷瓶,别人的成品可以堆满一桌子。他承认:“我太慢,没办法。”

王向阳发现,山西在宋代就能做出兔毫和油滴,但山西身处内陆,交通不便,因此陶瓷用品市场狭小。而福建沿海贸易发达,建盏制作很快实现规模化,出口到日本,成为名品。王向阳不服气,一直不服气。

山西黑釉窑变瓷以兔毫和油滴最为常见,山西博物院收藏有两件金代山西窑烧造的油滴釉碗,其技法较之建盏并不弱。从胎釉上看,山西黑釉窑变瓷多为灰胎或土黄胎,胎质较粗疏,釉薄亮黑;福建建窑胎质坚硬,胎色赤黑,釉厚漆黑。

“哗啦”一声,王向阳拉开两个抽屉,里面是他烧制黑釉茶具的残次品,兔毫、油滴,或如星子,或如闪电,每一个都经历了天时地利人和,每一个都在某个温度的瞬间窑变成色。它们也属孤品,却只能成叠地躺着。附近,被精选出的成品光彩夺目。胜者为王,然而,败者必须为寇吗?

胜者的背面底部,会打上两个篆体字“向阳”。

气度,中国有一个山西窑

作家唐晋曾与瓷器鉴赏家雪野有过一段对话认为:山西南部窑口至太原为界,瓷器胎质细密轻巧,造型秀雅,有中原汉文化的传承。太原以北至大同、阳高,瓷器胎质粗疏厚重,造型粗犷,带有游牧文化的气息。总之,山西南部瓷器纹饰大都写实,刻画细腻,而北部的纹饰大都写意、豪放,一只鸟可以一笔而成,有大朴大拙之美。

明代大移民时,山西制瓷工匠迁徙南下,制瓷技术传播开来,快速推进了景德镇瓷器的一统天下。因此,山西人对景德镇瓷器成为瓷业霸主,功不可没。

陶,掘于深山沃土,运于阡陌城乡,熔于氤氲升腾,凝于范式造型,陈于殿堂桌案,易于贩夫闹市。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展开剩余全文

TAG关键词:

作者 admin